当前位置:乐盈彩票 >> 先进风采 >> 正文
田江寿—全省优秀共产党员
分享到:
2016-7-20 17:30:17 市委组织部
 
 

  田江寿,男,1960年2月出生,陕西省富平县老庙镇人,1991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他坚守山区任教35多年,当了31年班主任,始终兢兢业业,无私奉献,以共产党人最质朴、最真诚的言行在大山追梦,抒写着无怨无悔的教育人生。2014年荣获“陕西省师德标兵”荣誉称号,同年被中共乐盈彩票委授予“全市优秀共产党员”称号。

一句话定格了一生

  1981年师范毕业,田江寿被分配到了离家20里外大山深处的峪岭乡中任教。学校蜗居在山旮旯里,三面残破的围墙紧贴着山壁,全校没有一片地是砖铺的,几间教室房顶都漏雨,桌凳大多是支起来的石板木板。田江寿那时刚毕业、年轻,满心都是大干革命工作的热情,条件上的不如意很快就烟消云散,一心扑到了工作上。
  “应人事小,误人事大”,这是田江寿最亲的婆留给他的临终遗言。这句话让他下定决心,既然到了山区教书,就不能对不起山里的孩子们。他一直用这句话激励着自己,从峪岭乡中到漫町学校,从青春年少到满头白发,一干就是30多年。

收获在大山深处

  “山区里师范毕业的教师太缺了,我刚到峪岭乡中就当了毕业班的班主任,带初三初二4个班的物理。头一年热情很高,很吃苦也很努力,可中考完才认识到了差距。”田江寿先容自己的经历时说道。在老教师的帮助下,自己暗暗下定决心,虚心请教,积极学习,尤其注重研究学生,边学边用,后来就慢慢总结出了许多适合山区学生的方法,和学生一起尝到了进步与成功的喜悦。从1983年中考获得片区第二名起,他所带的物理教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三十多年里,有好几次调离山区的机会,他都放弃了。因为在他心里,在大山深处紧缺老师的学校里,娃娃们更需要自己。
  前些年,山里的娃娃辍学较多,王兴良就是其中一个,田江寿冒雨去了他家,连批评带“哄劝”把他弄回学校,后来上了省财校,在省中行参加了工作。女生李万芹辍学后,田江寿走了两个多小时夜路到她家劝说,后来考上了陕西电子科技大学,如今已在上海工作快十年了。“歪脖子树还能做犁耙哩,哪个娃娃注定不可能成才?”这是田江寿常说的一句话。三十多年的从教生涯,田江寿已是桃李满天下。

第一次劫后余生

  2005年刚入冬,田江寿的胸口就时不时地疼,起初并没有在意,后来连喉咙也开始疼得利害了。眼看着新课进行了一大半,正是毕业班学生最关键的时期,他咬牙一天天地撑着。临近放假的一个周末,他病情突然发作吐了一地,媳妇看到了,非要他马上去县城医院检查。他说马上就放假了,紧慢也不在这几天,硬要坚持到年前补完课。
  一个周末,邻居看到田江寿回来了,送来了刚蒸好的苜蓿卷卷,面对媳妇和母亲,他还想继续撑下去,结果刚拿起卷卷咬了一口,就撕心裂肺地吐,疼得晕过去了。醒来时已经坐在了去西安的车上,媳妇、学校领导、邻居都在,他知道自己的家底,想劝他们回去,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  当晚就确诊了,食道癌!周围一圈人满面愁容,他媳妇木呆呆坐在一旁流泪。望着他们,田江寿的心里突然安静了,一种彻底摆脱的安静。父母身体都还健康,两个孩子学习都比较出色;只是自己一走家里没了收入,会苦了媳妇,他满心歉疚地望着自己的爱人,想说话,稍一动就剧烈地疼,啥也说不出来了,挣了几次,迷迷糊糊地就像又回到了给学生上的最后那节课堂。第二天一早,教育组领导刚来,正赶上主治大夫查房,就不停地问长问短。他只听到一句话:这病必须马上手术,做了手术就要不了命!突然觉得自己浑身震动像重活一次一样,求生的欲望使散去的力量又开始汇聚,一圈子人都如释重负的给他打气,教育专干说:“把劲鼓起,好好治病,你那些学生还等着你哩!”他使劲点了点头。
  手术成功,化疗顺利,学生中考圆满,命运逆转就像当初一样让田江寿猝不及防。只是突然闲下来,在家里注意这忌讳那,他觉得实在难受。一开学就偷偷跑去了学校,和学生在一起,他就忘记了做病人的烦恼;站在讲台上,他又找到了久违的好感觉。周末回家媳妇不理,可又不忍心他生气,只好放下农活,跟到他到学校照顾两个星期。

学生又救回了自己一条命

  2012年冬季的一天夜里,田江寿觉得胸闷气短,一下自习就赶紧回到办公室,打算吃药,结果手又麻又抖,半边身子都不听使唤。一个叫王勇的学生来问问题,发现田老师不省人事,赶忙叫来学校校长和老师把他送到了医院。
  经检查,是老年间歇性脑梗塞,幸亏救治及时,住了一周就好转了。快出院的那几天里,他一直感慨,是学生救了自己一条命。出院第二天,田江寿又去学校准备上课了。谁知到了学校,校长和几个领导硬是不让他代课了,磨破了嘴也没说动他,他又走上了讲台,送走了那届毕业生。
  2014年秋季开学,学校调来了新老师,坚决不让他再带毕业班的物理课,让他管全校学生每天早上的蛋奶供应。田江寿知道这是同事和领导的关心,拗不过,就答应了。谁知开学仅仅两周,他听说到学校缺地理教师,就又主动申请带上了地理课。他说:“是学生给我的后半生,只要是能给他们服务,咋样都行。”
  在山区从教三十多年,学生送走一届又一届,桌凳换了一批又一批,眼见着简陋不堪的校舍变成了楼房,这让田江寿不止一次地想起初到学校的那一天。山区教育的变化,田江寿不但有幸参与了这个过程,亲历了这个变化,并且为之付出了青春。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党员,作为一名山区教师,他时常感叹:是大山成就了自己的梦想,丰厚了自己的人生,选择了教育这条路,今生无悔!

  责任编辑:高雅)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